慎思:借丧说事

2017-03-19 慎思

由于胡耀邦的为人以及胡来被逼退位,胡家一直受到各界尊敬,这都是乃父胡公生前的积德行善荫及子孙,而胡家公子也以开明和正直而广为传颂。

17日李昭老夫人出殡,规格很高,除康师傅之外,本届和上届共13人全部到齐。这种规格,估计除了卓琳老夫人之外,商无人企及;但是,桌老夫人丧事并没有如此牵动人心和舆论的关注,完全是因为胡公的缘故。

中国历来有借丧说事的传统, 十里长街送总理,“四五”,以及因胡公去世而引起的那场著名的悼念活动,均会载入史册。平时没有表达诉求的机会,一旦有了著名人物的丧事,而且丧主还是个万众瞩目、口碑甚好的人,这种时候,最容易挑起公众悲愤交加的心情。九十年代末期或者本世纪初,那时候已经开始开始对练功者发力了,本人亲见街头几百人之众,在领头者带领下拍手同喊口号的“壮观”场景,喊声很齐,声音里有一种几近爆发的意味;近年来,没有了那种集会的机会,也几乎没有了能让举国皆尊的人物,所以,各种抵制就成了一个光明正大也是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排泄心中积压的各种愤懑。而本次几乎唯一能引起人们怀旧之情的李昭老夫人走了,就便成了一次相互间心照不宣的宣泄机会。

所以也才有了“我心永怀”的横幅打出,来表达人们对耀邦、对那个时代的怀念。如果说老三届是被领袖激发了革命豪情和指向哪里就走到哪里的螺丝钉精神,知情一代笃信“解放全人类”非我莫属的凌云壮志真的可以解民于倒悬,到后来发现他们自己的命运还得靠邓公来解救;那么八九一代是被邓公激发出了“知识就是力量”,笃信知识能改变个运和国运,“振兴中华,实现四化”的公共理想成了他们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的途径;可是,当他们面对与理想有巨大反差的现实时,理想就被击得粉碎。八十年代前期邓胡主持的“解放思想”和“真理标准讨论”,让国门洞开,各种思潮涌入此前从未开启过的闸门,于是,禁锢已久的生命力被点燃和释放,终于酿成了以悼念胡公为由头的那场事件。

胡赵的个人操守在体制内实属少见,也树立了一个丰碑和标杆,所以,在不能改变大方向和框架的情况下,关键人物的个人心性、情怀甚至性格,也是能大体维护公平公正和良风佳俗的关键因素;善者如胡公,历来光明磊落,心系苍生,邓胡赵的珠联璧合,创造了建政后最好的局面,“朝野有共识,全民有理想”(章立凡);而如果一个宵小当道,贪腐淫乱一马当先,闷声发大财公开示范,则破坏了公序良俗,导致世风日下,道德崩溃。这就是关键人物个人操守不同所能引发不同风尚和两个南辕北辙的趋势。

前几天在与人谈到为何文革仅仅过了十年就翻转了,而那场事却将近三十年而不见动静;我说,文革中受到迫害的老干部,与文革结束前后仍然在位的老干部具有天然的战友感情、同志友谊,而太祖又恰好在1976驾崩,最大的阻力消失,所以为翻转提供了可能和时机;而那件事则不同,旧部大多已经下野,联盟被拆散,虽然从官到民几乎人人皆有明确的价值判断,但是实力不济;89之后,经济虽然在赵所开拓的路上飞奔,但乘凉者已经不考虑种树人了,何况种树人更是乘凉人的一个负资产,所以,迟迟不能翻转,也就在情理之中。

这几年一直担心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下滑;但是,没有人提起的是,1989年中国经济从88年的增速11%下滑到89年的4%,这个损失有多大,已经无人记起,因为已成过往,大家都不愿意谈及。在现实面前,道义不值一提。这就是现实。

回想十三大之时,在起草报告的过程中,赵巧妙地将“市场经济”替换成“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才能被各派大佬接受——那个时代,凡事先要问问姓社姓资;今天呢?早已确立了“市场经济”的地位,这个变化,几乎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所以,当大法官提出要敢于向西方思想“亮剑”的时候,当坚称要不搞这个不搞那个的时候,明白人是会感到可笑的:不用亮剑,早晚还是要走到你坚称不搞的路上,正如市场经济是躲不过的一样,普世价值也一定是会被认可和接受的,而且不可逆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