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道禅:有多少红歌是抄袭来的?

2016-10-05 易道禅 卖思想A

%e6%9c%89%e5%a4%9a%e5%b0%91%e7%ba%a2%e6%ad%8c%e6%98%af%e6%8a%84%e8%a2%ad%e6%9d%a5%e7%9a%84

现代中国的革命歌曲或者叫红歌,很多曲调非常优美动听,受到民众的喜爱。这并非作者对革命对党有感情而产生出创作激情,而是这些歌曲旋律原本就存在,民众喜爱的是其优美动听的旋律。

例如《十送红军》,原来是江西民歌《十送新郎》,歌词中这样唱道:“一送里格表哥,格只介柜子边,双手里格拿到,格只介两吊钱……表哥哥听妹哇,出门里格郎子,都要爱惜钱。”后来还被改编为客家采茶戏《长歌》;改为红歌之后,歌词变为:“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问一声亲人红军啊,几时里格人马,介支个再回山。”

其它如《东方红》,原来是陕北民歌《骑白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原来是袁世凯军歌《小站练兵歌》;《乌苏里船歌》,原来是赫哲族民歌《嫁令阔》;《金瓶似的小山》,原来是西藏民歌《东山姑娘西海郎》。革命的文艺家们将这些民歌歌词重新改写,利用原来优美的曲调进行包装。不了解内情的普通百姓,以为这些歌曲是原生态的原创民歌,是作者对共产党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崇拜,于是,百姓跟着热爱与崇拜。共产党在宣传这方面,远胜国民党。

下面我们来看看几乎成为国歌的《东方红》,其原歌词及衍生变化过程。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的延安,毛泽东成为共产党的领袖,显得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唯一觉得遗憾的是在民众中影响并不大。于是他让人请了延安一个小学的教师为他写颂歌。这歌的歌词和农民李有源丝毫没有关系,后来牵强附会说是李有源发自内心的自编自唱,这个说法流传了很久。其实李有源唱的是:

东方红,太阳升

陕北出了一个刘志丹

他带队伍上横山

呼儿嗨约

那达穷人都喜欢

延安这位小学教师灵机一动,顺着李有源的歌声,写出了: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生存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后面两段歌词又是全国解放后集体填词创作的,不仅与农民李有源毫无关系,且与延安小学教师也无任何瓜葛。

而李有源最初唱刘志丹的民歌,其实是陕北信天游的一种,其原词是:

骑白马,跑沙滩

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

咱俩捆成一嘟噜蒜

呼儿嗨哟

土里生来土里烂

骑白马,挎洋枪

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

有心回家看姑娘

呼儿嗨哟

打日本也顾不上

三八枪,没盖盖

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

待到那打下榆林城

呼儿嗨哟

一人一个女学生

这首歌的歌词几经演变,成为《东方红》,但旋律一直未变,只是信天游那种慢声拖腔演变为西方教堂式庄重雄伟的集体颂歌,而这正是毛泽东所期望的效果。

令人喷饭的是,毛死后,有人在歌厅大唱改词: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咋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哎哟哟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更叫人拍案的是,到了今天,又有人在酒吧用摇滚方式高唱改词:

西方白,月亮落,

中国出了个邓开拓!

他为人们谋富裕,

嗨哟嗨哟,

他叫大伙儿各顾各!

这样的改词,总代表着一部分百姓的想法,想起来令人痛心,却也不能不让人去深思,去反思。

有一首东北民歌《乌苏里船歌》,其旋律主调与赫哲族民歌调《嫁令阔》基本相似,而歌词部分又取材于赫哲族民歌《想情郎》,以致于这首改编后的革命民歌被唱红全中国三十年后,竟然有一天被赫哲族老乡告上了法庭。改编者兼演唱者郭颂败诉。这一案例有一个重大意义,民歌原创者,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民族,也知道维权了。维权的过程和结果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其实非常大,但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揭示了革命歌曲其实原来的歌词都不革命的本来面貌;二是透露了革命歌曲的优美曲调并非是其原创而是来源于民歌的真相。

本来赫哲族世世代代的生活习俗就跟歌词那样:“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舱”,可改编者很高调的加上“毛主席领上幸福路,人民的江山万万年”,似乎是毛主席才带给赫哲族人民那样的生活场景,这就使得原滋原味的民歌从而政治化庸俗化了。

另一首传唱很广的《八月桂花遍地开》同样如此。这首红歌原本来自河南信阳民歌《八段锦》,原词开头是这样的:

小小鲤鱼压红鳃,上游游到下呀嘛下江来。头摇尾巴摆呀哈,头摇尾巴摆呀哈,打一把小金钩钓呀嘛钓上来。小呀郎来呀啊,小呀郎来呀啊,不为冤家不到此处来。

改成革命歌曲后歌词变为:

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张灯又结彩呀啊,张灯又结彩呀啊,光华灿烂现出新世界。亲爱的工友们呀啊,亲爱的农友们呀啊,唱一曲《国际歌》庆祝苏维埃!

原民歌曲调轻松活泼、欢快愉悦,有着浓郁的民间生活情调,歌词一改,就成为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典范,这里只有意识形态的说教,失去了民众喜闻乐见的原生态。

就这样,两个省还要争此红歌的归属权,河南人说是河南民歌,江西人说是江西民歌。天知道,它还是民歌吗?实际上他们争的是红歌政治资本名誉权,但却从根子上亵渎和侵犯了广大民众的美好情感和知识产权。

还有一首歌叫《金瓶似的小山》,也是典型的毛式颂歌:

金瓶似的小山

山上虽然没有寺

美丽的风景

已够我留连

明镜似的西海

海中虽然没有龙

碧绿的海水

已够我喜欢

北京城里的毛主席

虽然没有见过您

您给我的温暖

却永在我身边

改革开放之后,有一些歌手认为毛不太受老百姓喜欢,在唱《金瓶似的小山》第三段时,故意将毛主席三个字屏蔽掉,代之以金太阳三个字,第三段改为:

山那边的金太阳

虽然下山又上山

您给我的温暖

却永在我身边

有毛粉极为愤怒,拍案而起,直斥改词者乱改革命经典歌曲,还振振有词的质问:这个金太阳是谁,难道是朝鲜的金老大金老二金老三?毛左认为毛主席只能是红太阳。这也很悖论,毛左不是一直很挺金家王朝的吗?怎么唱到金太阳却又不高兴了呢?原来还是自家的太阳好,看来毛左也是纯粹的狭隘民族主义份子。

其实,毛粉们只知道愤愤不平歌手们乱改革命歌曲,哪里知道共产党的文艺家才是真正的篡改了经典民歌。《金瓶似的小山》原名《东山姑娘西海郎》,是一首优美浪漫的西藏民歌。我在西藏阿里游历期间,亲自听到他们饱含深情的演唱。原歌词为:

金瓶似的东山

山上虽然没有凤

美丽的姑娘

已让我流连

明镜似的西海

海中虽然没有龙

英俊的少年

已够我喜欢

东山顶上的俏姑娘

虽然我俩初相见

你给我的温柔

却永在我身边

西海边上的少年郎

虽然我俩初相见

你给我的温暖

却流进我心田

这原本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民歌。歌中所唱的东山和西海分别指的是阿里的神山冈仁波钦和圣湖玛旁雍错。错即海子,海子即湖,一湖一山构成了阿里最为美丽的风光。特别有趣的是,姑娘的“温柔”与少年的“温暖”,既有性格特征,也有性别特征,让人浮想联翩。

我唯愿今后中国的歌唱家们,不要再将这首歌唱成颂歌,而应恢复原来的歌词,将这首歌唱成恋歌。

一来尊重我们的少数民族西藏同胞的感情,二来尊重历史和民俗,三来尊重知识产权从民间做起。

这首象征青春男女美丽爱情的恋歌,闪烁着人类最美好的人性光芒,爱,才是人世间永远不落的太阳!

易道禅:独立诗人、自由作家。时评家,自由撰稿人。出版有诗集《天边外》、长篇小说《秘境》、散文随笔集《行走在灵魂的上空》、时评杂文集《思想的罗盘》等作品。

作者:易道禅,时评家,自由撰稿人。出版有诗集《天边外》、长篇小说《秘境》、散文随笔集《行走在灵魂的上空》、时评杂文集《思想的罗盘》等作品。|来源:作者投稿。


长按或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微信公众号 maisixiang1,成为整百订阅用户,将获赠一本我的签名本新书《摸着历史过河》。礼物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出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