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杂感一则

如果一个人生病,引来全世界医生会诊——包括有名的、无名的,以及民间走方郎中——而且纯粹自愿,分文不收,该多么幸运?一个国家呢?美国病了,而且病得不轻。这病由来已久,最近的大选是一次集中发作,犹如先进仪器的探照,由表及里,五脏六腑都暴露于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于是一时之间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议论蜂起,中心议题是美国得了什么病,有多严重,病因何在。各种说法汇集成一次世界范围的百家争鸣,好不热闹。
 %e8%b5%84%e4%b8%ad%e7%ad%a0%ef%bc%9a%e6%9d%82%e6%84%9f%e4%b8%80%e5%88%9901
图片源于网络
在这场“会诊”中,中国人显得特别热心,特别活跃。现在网络发达,一段时期以来,言必称美国,两位候选人的名字成为最频繁出现的关键词。那是言论最自由的话题。正议、反议、妄议、乱议,畅所欲言,尽情发挥,放言无忌。从历史到现状,从全球到一国、一州,从法律、政治到民情、文化,掰开揉碎,做深入细致的分析。除了专业、学术性的研究作品外,民间巷议也出现了许多真知灼见。我国同胞的聪明才智、政治热情在这个节点得到了充分的发扬。谁说中国人对公众事务冷漠、闭塞?或没有主见,人云亦云?在这件事上却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强烈的主见,甚至于为与己无关的两个外国人而选边站,也很认真。我不由得想,美国想不当“世界领袖”也难,一生病,全世界都关切。能得到这样奢侈的会诊,举世无双。当然,首先是自己不讳疾忌医,美国全民自己先大喊大叫,才引起外人注意。瑞典著名社会学家古纳·米尔达(Gunnar Myrdal)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访美考察,对美国人的公开自我揭短印象深刻,使他惊奇的还有不少萍水相逢的美国人会毫不设防地问他这个外国人:“你看我们国家问题在哪里”?他写道:“美国人强烈地、诚心诚意地‘反对罪行’,对自己的罪行也决不稍怠。他审视自己的错误,把它记录在案,然后在屋顶上高声宣扬,以最严厉的词句批判自己,包括谴责伪善。如果说全世界都充分了解美国的腐化现象、有组织的犯罪和司法制度的弊病的话,那不是由于其特别邪恶,而是由于美国人自己爱宣扬缺点。”[1]
[1] Gunnar Myrdal:An American Dilemma: The Negro Problem and Modern Democracy, Harper & Brothers Publishers, New York, 1944, p.21
至于采取何种治疗方案,比如说,是以“泄”为主,还是以“补”为主,大主意还得人家自己拿,旁人无法代劳。但是美国病要治不好,还真可能,或者已经,产生溢出效应,引起连锁反应,殃及世界,所以也是世人关心的理由。姑不论互联网,本人经常收到差不多有一二十种报纸期刊。这些纸媒应该都姓同一个姓。而那段时期,我特意注意了一下,几乎所有报刊,除去个别纯理论的或古典文学的,几乎都以自己的方式刊登有关美国的文章和资料,即使与大选不直接有关,也间接有关。好像不谈美国就失职了。正在感叹我国媒体的国际视野时,忽然接到小区居委会来电话,问我在哪里领选票(指单位还是街道),始则愕然,继而恍然,今年也是我朝选举年!(这个居委会是很负责任的。每当“重要”日子,都有戴红袖箍的大爷、大妈在院里巡逻)。此事离我已经很远了。依稀想起似乎近日在报上看到过一篇“重要讲话”说是要保障人民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后来又在网上见到有人信以为真,想行使“被选举权”,结果遇到总总匪夷所思的诡异之事,包括失去人身自由。不过此类消息刚一出现就被删掉,所以也没弄得很清楚。同样名为“选举”,太平洋那边闹哄哄,这边静悄悄,真是冰火两重天。借用一本书的题目,“人有病,天知否”。我们有病吗?我们承认自己有病吗?谁来诊断?真可惜这么多良医却便宜了他人。
图片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